是凛凛啦。

常年营养不良。心理素质极差 只能吃糖。


每天都犯困。

我不想过了。

喜欢的cp没粮作业写不完题目全不会不会画画不会写文无比废柴没人疼没人爱。



今天是丧味的原冬凛。大家再见👋。

脑洞。

很想看看斯文败类花花公子骚里骚气爱情骗子(?小仙女受x木木讷讷感情迟钝愣了吧唧攻。
然而其实小仙女是个大写加粗的A却快快乐乐装o勾引好看男人(???),信息素是甜腻腻还带着奶味的焦糖配超烈的香槟,因为屏蔽贴(可以控制信息素的类似膏药的小块片装物体,是自设)贴的勤所以没人发现。勾搭到了还不上床再去勾搭下一个。
当著名爱情骗子遇上宇宙级别爱情直男,小仙女的感情生
涯第一次遭到挑战。

于是自尊心好胜心都无敌强的魅力小仙女立下毒誓,一定要让这个木头男人成为自己的人。!!!!不然就当一辈子受。

于是第二天小仙女从木头男人的床上醒来时发现自己耻辱地被标记了。

木头男人: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的味道该死的甜美。




太太们卢克阿特密,三克油哇瑞马驰。如果是车就更奈斯乐。

丧一下。

「你的成绩都是老子用钱堆出来的。」










请您去死吧。再也不想学习了。

瞎糊个文。耶

#花吐症。/私设
#中间有妄想症歌词穿插。x

夜鲤发现自己得了一种神奇的病。
她发现,只要自己一说话,就会从嘴里里扑啦啦地冒出像蝴蝶一样的蓝色鸢尾花瓣儿,
明明自己的异能就是鸢尾,还会被鸢尾困扰,真是太可笑了。

夜鲤记得这种病叫花吐症。是因为心里执念太大而生出来的病。如果不把执念消除,就会在七天内被花吸干养分然后光荣嗝屁。
夜鲤无声地弯了弯嘴角。她确实想死极了,当然如果能通过这个病死掉那真是太棒了。

她选择待在家里。

夜鲤的家很干净。一点也不像一个在枪林弹雨中游刃有余杀人无数的小姑娘的家。
只不过现在更绚丽了。因为多了点蓝色的鸢尾花瓣儿。
她仰面躺在白色暖乎乎的天鹅绒地毯上,有一下没一下地咳着。咳一下就是一群绚丽的蝴蝶。
她也在心里吐槽这蓝色花瓣真是恶俗极了。哪有鲜红色的美啊。

就这么过了六天零二十二小时。

夜鲤安详地准备度过自己生命最后的两个小时。
她觉得自己的身体轻的快要飘到房顶上了。浑身上下都充斥着蓝色鸢尾令人生厌的味道。

【是迦南族死神派来惩罚我的么。】

身边湖蓝色的蝴蝶尸体快把自己淹没了。也有个别个的血红色蝴蝶,落在湖里,鲜红鲜红的,相当扎眼。
她没力气再弯弯嘴角露出一个狐狸一样的笑容了,哪怕猫弧嘴依旧维持着10°漂亮的微笑。
她把自己的住处锁死了,没人进的来。
更何况。
也没有人会记起自己啊。

「有没有人曾对你说过」
「不要期待这个世界。」
「毕竟原本冷清的路口」
「终究只有我一个。」

她想起了这么几句诗。
还有,还有五分钟,就要敲响第七天的钟声啦。
她安然闭眼。

「还是她身上有饮鸩止渴的诅咒...?」
「求求你别问我家在哪。」

再见啦。
这个让我恨之入骨的世界。
感谢你让我体会了十二年不曾间断的孤寂。

【我的执念...?】
【像吾等罪孽深重之人,不配拥有执念啊。】
【不要绝望,在此告辞。】